主页 > www.566966.com >
斗米兼职获4000万美元B轮融资 高瓴、蓝湖、新希望详解灵活用工市
发布日期:2019-06-26 07:3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斗米兼职获4000万美元B轮融资 高瓴、蓝湖、新希望详解灵活用工市场

  2015年11月从58赶集分拆独立,到获得B轮4000万美元融资,斗米兼职用了11个月的时间。2016年10月19日,斗米兼职正式对外宣布,获得包括高瓴资本、腾讯、百度和新希望集团领投,A轮老股东高榕资本和蓝湖资本跟投的4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5年11月从58赶集分拆独立,到获得B轮4000万美元融资,斗米兼职用了11个月的时间。2016年10月19日,斗米兼职正式对外宣布,获得包括高瓴资本、腾讯、百度和新希望集团领投,A轮老股东高榕资本和蓝湖资本跟投的4000万美元B轮融资。此外,斗米兼职A轮的投资方还包括58赶集集团、微光创投及光信资本等。

  据斗米兼职创始人赵世勇介绍,目前斗米平台容量在7月已经月活突破1000万,线亿元在斗米平台结算流水,同时,在斗米平台发贴的企业数量达到50万。“有规模性的兼职需求的行业都有斗米兼职的团队在服务。”赵世勇说。

  兼职市场为何会受到如此多资本的关注,从参与投资的三家资本方对于行业的见解中可一窥究竟。

  作为领投方,高瓴资本董事总经理李聪亮先用三个小故事阐述了他眼中当下的灵活用工市场。

  故事一:打滴滴专车遇到一个爱聊天的司机,他一年做3-6个月的专车司机,其余时间他的一份工作是户外救援,专门营救北京郊区登山没有做好充分准备,被困的登山爱好者。“这是现在很多85后年轻人的生活态度,我有我的爱好,但需要一种收入方式来支持我的爱好。”

  故事二:在今年外卖大战最巅峰的时候,李聪亮见到一个送餐的年轻人,穿着百度外卖的衣服,骑着饿了么的电动车送的饭盒是美团的标志。“对这类年轻人来说,外卖公司行情会有波峰波谷,但他可以最大化自己的时间和效率。”

  故事三:由于香港房地产最近火热,导致用工旺盛,混凝土工人的月薪达到16万港币,于是有新闻报道称,有一个年轻人说要去做三个月混凝土工人,赚到的钱去旅行。

  中国到了大型经济放缓,服务业导向和第三产业支柱的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小企业和服务业迎来了机遇,“他们对用工需求更加灵活,也就催生了大量兼职和灵活用工的机会。”李聪亮表示。

  其次,人力成本要素上升很快,尤其在城市,房价、租金、出行,生活成本的上升,也让企业的员工成本增多,企业也有了把固定成本变成可变成本的需求。

  第三,在过去六七年间,移动互联网的支持不光是提供了解决信息的手段,一定程度上,也让企业和个人在生产要素、生产力组织、工具上有本质的提升,李聪亮说,高瓴资本投资和跟踪的公司中,很多已经实现,企业对员工地理位置、上班信息、客户拜访、物资、付款信息等的移动化和全时全空间的监控,这使得移动用工全流程可以被数字化一,无论对于兼职蓝领还是企业来说,都可以更有效及时的获取信息。

  “基于宏观、技术背景,中国正在经历日本20年前发生的事情,即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力市场萎缩、经济下行,因此,灵活用工市场成为一个大机会。”李聪亮说。

  蓝湖资本2010年就参与赶集网的投资,因此与斗米兼职的渊源颇深。之所以继续选择斗米,对于兼职市场,从用工人群分类的角度,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也有自己的观察。

  蓝湖资本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过去一到两年中,中国制造业和建筑业雇主的支付力增长遭遇明显瓶颈,通胀的因素导致蓝领对于收入增长的预期变高。而这个供与求关系的落差,使得蓝领越来越希望寻找机会兼职增加自己的收入。

  其次,再看收入略高于蓝领的灰领人群,例如呼叫中心员工等,近年的流失率极高,“大型企业呼叫中心的年流失率能达到90%-100%。”雇主管理高流动性群体难度大成本高。因此殷明发现,在各地已经成长出越来越多灵活用工的管理派遣公司。

  从海外经验看来,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公司,有相当一部分收入是从上述同类业务中衍生出来的,并且,这种灵活用工已经开始向高技能型、知识型工种蔓延,“也就是美国人爱讲的用工时间弹性化。”比如,受过高等教育的全职妈妈,会开始选择兼职来不影响照顾家庭。各种公众号或媒体行业出现了更多自由撰稿人,甚至,软件公司也会季节性的招聘外部项目经理和程序员。

  “今天能看到一个清晰的演变趋势,即便是知识型的机构,由于过去层级过于复杂,规模增大到一定状态的时候,管理成本急剧上升,反而跟规模效应形成相反的过程,因此,未来的公司会越来越朝着以任务为导向精易小团队演进。”

  殷明认为,参照发达国家,无论是美国的年轻人更愿意做自由职业,还是如今日本开始鼓励家庭全职太太走出家门进入职场,这背后从社会发展的各个维度来看,中国都将面临类似的问题和机遇。

  新希望作为改革开放以来最早的一批民营企业,近年也活跃在一级市场投资中,目前公司已经布局多个实业领域,在互联网+背景下,建立了以实业产业、投资驱动双轮业务结构,目前投资领域涉及医疗健康、金融、文化、传媒、旅游等多个领域,集团战略投资部总经理肖袆表示,与斗米此次的战略合作,是新希望在新经济领域迈出的一步。

  肖袆表示,新希望对于兼职行业的思考,找到了最适合的参考案例,日本。肖袆说,日本1亿多人口,灵活用工人口占40%,也就是有约7500万劳动力人口,而且这一比例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在持续增加。究其原因,肖袆认为,由于经济放缓,日本政府为了刺激本国经济,从政府高层表态“大力鼓励企业使用兼职用工。”

  日本终身雇佣制的结束,让日本在老龄化严重,劳动力供给大于需求的情况下,反而助推出日本最大兼职招聘网站Dip Corp.“该公司2016年已经有18亿人民币的收入,2013年到2016年,三年间股票增长50倍,成为东京证券交易所增长最快的公司之一,市值从三年前2个亿到现在120多亿。”肖袆说。

  由此再看国内行情,从2012年以来,劳动人口绝对数和占比首次出现下降,到2015年60岁老年人占比非常高,劳动力用工环境与日本非常相似,加之互联网化合企业服务业的快速发展,肖袆认为,这也给中国创造了兼职市场发展的土壤。“已经是一个千亿规模的市场,下一步正在快速发展过程当中。”

  为何选择斗米兼职称为战略合作伙伴,肖袆说,新希望集团每年需求大量的兼职用工人群,自身能提供很大的业务增量,同时,加入斗米也让新希望的用工成本有效下降。

  肖袆表示,兼职市场有三大主体,用人单位、求职者、人力资源中介公司,这三者在行业快速发展中都有痛点,比如在支付方面、保证兼职工资及时发放、面对诈骗等都是痛点。新希望集团在过去的30多年时间中在金融方面有很多布局,比如近期和小米一起获得了互联网银行牌照,同时,还通过重组控股一家A股上市券商,未来与斗米在证券、支付、保险、理财、消费金融等方面,都将一起参与解决痛点。

  斗米从2015年从北京开始,现已扩展到23个直销城市,可以7×24小时提供招聘和用工管理服务。同时我们在这些地方,在全国600多座高校中还设立斗米校园大使,可以在校园里做品牌建设,同时也能承接校园的营销活动或用工管理。经过一年的成长,斗米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具有执行全国性项目执行能力的兼职平台。

  今年3月我们开始逐步对商家收费,目前抛去总部成本和扩大23个城市的成本,我们已经盈利了,我们是一边赚钱一边扩张,这一点在资本寒冬下成熟团队的一个打法。

  在过去一年中,经常会有人问我们,中国兼职市场潜力有多大?在中国企业用工兼职会不会是大的趋势?兼职行业会出现独角兽吗?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先看看比中国领先几年的日本兼职市场。日本1996年达到劳动人口高峰,随后开始每年都在下滑。日本正式员工占比从1996年的80%降到2015年60%多,而非正式员工,包括兼职、小时工、劳务派遣等占比,从最早10%-20%增长到接近40%,这一趋势还在快速增长中,现在日本兼职劳动力已经超过2000万。

  再来看中国,有接近8亿的劳动人口是日本10多倍,兼职人口基数中国是非常大的市场。中国的劳动力曲线有些地方和日本比较像。

  中国劳动力在2012年达到人数最高点,随后开始下降。而且把日本1996年和中国2012年放在一起,往后对比4年,会发现中国劳动力人口下滑速度比当年日本还要剧烈。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中,每年劳动力都在下降。第三方报告数据也显示,中国灵活用工处于快速发展的基础之上,预估中国有3亿灵活用工人群,每年还在高速的增长。

  除了上述C端数据,再看一下企业端,兼职行业需求是由企业拉动的。日本最大的特点是第三产业占到GDP的70%以上,第三产业里面比如服务业,对于劳动雇员更需要根据工作的淡旺季,甚至早中晚不同闲忙灵活用工。日本劳动省公布的数据,在服务业中一些行业兼职人员比例超过50%,在医疗护工领域超过30%是兼职人员。

  这一方面,中国近几年第三产业增速很快,不过第三产业就业人数只占到40%多,对比日本70%多,有非常大的上升空间。

  再来看一下人员的工资,中国人均工资在未来几年会持续的上升,造成企业用工压力会越来越大。日本的做法是,从经济放缓和人口老龄化出现以来,促进灵活用工,比如,2003年小泉把劳务派遣扩展到制造业,日本之前是终身雇佣制,这个改动非常大。2013年安倍则通过提高人均收入刺激经济,创造各种条件鼓励大家做灵活用工,鼓励原来有50%左右的家庭妇女不出来工作,最近已经涨到70%家庭妇女出来工作,但日本的传统观念,家庭妇女可以出来工作,但还要照顾家里,因此更接受半天灵活用工的方式。

  因此,现在的中国状态有点像10年前的日本,有很多趋势是类似的,解决方法也可能是类型的,对企业来讲控制成本是刚需。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去选择兼职用工,这是不可逆的大趋势。

  日本有一家很火的公司DIP,成立时间比较早1997年成立,成立的时间是日本劳动人口走到高峰开始下滑那一年,经过几年的稳定发展上市了,2013年到2014年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DIP专门做灵活用工兼职平台提供信息服务,2016年的财报总应收17.3亿人民币,毛利率92%,净利润17.4%,DIP覆盖的服务行业,基本上90%以上覆盖都是第三产业都是服务业,只有7%是传统制造业。有了这么一个对比,我们相信中国一定会出现一家超过百亿美元甚至几百亿美元专门做兼职灵活用工的公司,这是市场去决定的。

  斗米给自己设立一个长远的目标,我们长远目标致力于服务中国上亿人,为他们找到满意兼职工作。去年“三个第一”的目标提前实现,下一阶段给自己定的一个小目标,我们希望尽快实现帮助1000万人找到兼职的工作,这是下一个小目标。

  怎么实现,主要有三点:第一,中国和日本环境不太一样,我们认为,到现在为止在中国还是要给C端兼职者打造一个更好的、放心的、安全的、有增值空间兼职的环境,因此我们退出了担保赔付,也完善了自己投诉、帖子审核这套体系,未来还会发布新功能信用发贴,进一步约束企业发贴,让斗米所做服务可依赖、可靠的。我们与有兼职需求的人聊的时候发现,很多人对自己成长是有诉求的,因此,未来,我们也会和更多合作伙伴一起,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包括培训、技能提升、应急金融相关的信贷、金融理财等。

  第二,我们希望服务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行业、更多的用户,后面城市的扩张和类目扩张都是重点。

  第三,我们是有技术优势的在线平台,因此要发挥这点优势,随着数据的积累越来越多,我们会在匹配策略、推荐策略和用户分析数据投入更多,也会针对企业通用性需求合作或者开发一些轻量级工具,帮助企业提升人员管理效率。

  我们刚完成B轮融资,斗米融资并不是因为缺钱,A轮融的钱只花了很小一部分,这轮融资主要目的是引进最顶级财务和战略投资人,能够把资源整合在一起,大家一块看好兼职的行业,一块加速斗米的成长。